未发布文章,仅支持15分钟预览

西浦硕士担任冬奥“花滑技术官”

{{sourceReset(detailData.source)}} 紫牛新闻

{{item.reporter_name}}

{{item.tag}}

+ 关注

在花样滑冰的冰场上,刘雨晴随音乐起舞,先完成六分钟热身,然后是一套动作完整的花滑节目;在等分区,她面对镜头做出“加油”或“飞吻”的动作;最后进入媒体区……作为一名6岁起接触花滑、初中时荣获亚洲赛事亚军的退役运动员,这套流程对刘雨晴再熟悉不过。不过此次北京冬奥会,她的身份并不是运动员,也不是裁判,而是花滑技术官。

起早贪黑服务冬奥

作为冬奥会的国内技术官员(National Technical Official,简称NTO),担任“试冰员”是刘雨晴在冬奥期间的一项重要工作。刘雨晴是西交利物浦大学(下文简称“西浦”)国际化教育硕士专业的一名全日制研究生,本科阶段就读于西浦应用英语专业。为备战冬奥会工作,她从2018年起就接受冬奥组委的培训,经过多轮考试和层层筛选,于去年12月底获正式通知,成为冬奥花滑NTO团队中60名技术官之一。

“担任试冰员,相当于模拟运动员,在比赛开始前,模拟运动员走一个完整的流程,目的是测试场地,帮助摄像找点位。”刘雨晴介绍说。“滑冰是一项非常消耗体能的运动,滑完一套完整的节目好比冲刺跑三千米。”为了当好试冰员,她提前跑步、健身,使体能快速恢复状态。

除了担任试冰员外,刘雨晴还是花滑音乐组的工作人员。音乐对于花样滑冰至关重要,为运动员担任“花滑DJ”可不是轻松的事。刘雨晴说:“冬奥会是规模最大的冰雪体育赛事,各国花滑运动员提前来到奥运村后,每天都到场馆训练,所以两个馆的时间排得非常紧凑。运动员的训练如果是早上6点开始,工作人员就要在早上4:30前就到达场馆,进行设备调试和准备工作;如果运动员晚上11点结束训练,我们可能要到12点撤场才能回去。”

在花样滑冰最后的表演滑排练中,她被指派为导演的小助理,去冰场上和运动员沟通,把导演构思的集体舞教给大家。和与运动员沟通音乐播放需求一样,这项工作也需要运用到她娴熟的英语沟通能力。

“冬奥会确实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平台,它提供了一个长时间的项目式的工作场景。我会去感受和理解多重文化、场景的碰撞与差异,去体会团队里每位老师不同的工作模式、工作风格和偏好,也会从工作层面上去思考,自己如何更高效地完成工作。”刘雨晴说。

曾滑翔冰场,如今读研

生于1999年的北京姑娘刘雨晴曾是一名俱乐部出身的国家级花样滑冰运动员,荣获2013年亚洲锦标赛(国际B级赛)少年组亚军、2015年亚洲挑战赛成年女子单人滑冠军,如今是国家级技术专家、国家一级裁判员。同时她一直坚持学业,通过高考考入西交利物浦大学,并于去年开始研究生阶段的学习。

为了北京冬奥会,刘雨晴没有在本科阶段选择“2+2”去英国利物浦大学,毕业后也决定留在国内读研。“如果我出去了,这样重大的活动我可能就没办法参与了。对每一个跟冰雪运动相关的人来说,冬奥会是值得期盼的一件大事,它影响了我个人几年来的一些选择。”

在大学期间,刘雨晴曾作为西浦的“学生讲师”,为同学们开设了五六个学期的“花样滑冰鉴赏”选修课,讲解并展示这项运动的奥妙。她还一手创办了学生社团“西浦冰协”,并尝试通过“冰友”创业项目为想要学习花滑的成年人打开一个通道。

“花滑是我一个野生的热爱,真诚的热爱会自然地打动很多人。对于喜爱花滑的人,我希望大家可以更自由、更快乐地享受运动的乐趣。”刘雨晴说。

研究生毕业后,刘雨晴打算去国外读一个“二硕”或者博士学位。她说:“我是一个对知识本身感兴趣的人,不断去认识世界、认识别人的视角,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件事。”  通讯员 石露芸

校对 徐珩

编辑 : 汤敏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name : dynamicData.event_info.title_short}}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desc : dynamicData.event_info.brief}}
{{dynamicData.sub_info ? '+ 关注' : '+ 追踪'}}
文章未发布,请后台刷新重置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