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布文章,仅支持15分钟预览

包裹脓胸成禁忌?南京市第二医院心胸外科团队抽丝剥茧化强敌

{{sourceReset(detailData.source)}} 紫牛新闻

{{item.reporter_name}}

{{item.tag}}

+ 关注

“刘主任,我被胸痛困扰得快要崩溃了,您能帮我治好吗?”这天,南京市第二医院心胸外科刘宏副主任医师的专家门诊来了一位满面愁容的老太太,经过详细的问诊得知,这位老人家已经被反复发作的胸痛折磨了一年多……

久病不愈,六旬老太慕名前来求医

老太太起初症状为右侧胸痛伴发热,当地医院就诊进行胸部CT检查提示右侧胸膜下占位,右侧胸膜局部增厚伴钙化,右肺膨胀不全,住院输液行抗感染治疗后,发热症状明显缓解,但胸痛这个难题还是一直未得到解决。出院后的老太太辗转于多家医院以寻求外科手术治疗方案,得到的答复却都是否定的,顽强的老太太依旧选择独自扛着病魔,她这一扛,就是一年多!

2021年7月,老太太仍反复疼痛难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经人介绍,来到了刘宏主任专家门诊就诊,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然而这次复查胸部CT提示,她的病情已经出现了明显进展:右侧包裹性脓肿明显增大,而且伴有胸膜增厚、钙化。

曾经的手术禁忌,治疗之路在何方?

由于病灶迁延不愈,病程长久,老太太胸腔内已经形成了一个由钙化纤维板包裹着的脓腔,而脓腔里面装着几百毫升的脓液,病灶已侵蚀了深部组织的神经,便造成了反复发作的胸痛。

然而纤维板形成、包裹性脓胸的外科治疗绝非易事,手术时间长,难度大,术中胸腔粘连严重,是大多数胸外科医生不愿轻易碰触的“禁区”;胸腔严重粘连、纤维板的形成等情况更是一度被列为胸腔镜手术的禁忌。

但面对患者的对解除病痛的渴求,刘主任果断选择了接下这个“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而且不仅要做,还要做得好,创伤小!

充分发挥胸腔镜优势化解强敌

面对胸腔积液,常用的对策有胸腔闭式引流以及手术,手术又分为传统开胸手术和胸腔镜下手术。

脓胸、包裹性胸腔积液等疾病因难以定位、引流管容易堵塞、积液包裹不利于引流以及肋间隙狭窄甚至胸廓塌陷等原因,导致该疾病行胸腔闭式引流治疗效果欠佳,若患者能耐受手术,行胸腔镜下纤维板剥脱术+脓胸清除术为首选治疗方法。

在排除手术禁忌后,刘主任为老太太成功完成胸腔镜下外科手术治疗。胸腔镜辅助下开展此类疾病的手术较为困难,尤其在手术起步阶段分解致密的胸腔粘连时可谓是举步维艰,用“抽丝剥茧”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研究证实胸腔镜开展此类手术具有明显的优势,对比传统开胸手术,大大降低了手术的风险,降低了开胸造成的胸壁、肺组织的创伤,极大地减轻了患者的痛苦。

经过长达5个小时的手术,困扰老太太的“元凶”被完整剥除,手术后老太太也恢复顺利,彻底告别了折磨她的病痛。

刘宏主任(左一)手术中 资料图

告别病痛,满载笑容而归

前几天,刘主任在门诊又迎来那位熟悉的“老面孔”,不知不觉她手术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本次为术后复查来门诊就诊,复查的胸部CT结果令人欣喜:巨大的脓腔已经闭合消失,之前被巨大脓腔压缩的肺也已经完全复张,老太太不仅告别了反复胸痛的困扰,呼吸也变得更加顺畅。

刘主任说,让一位几个月前满面愁容的患者能够满载笑容而归,无论对于患者,还是对于医生而言,都是一件幸福的事。

通讯员 张诗蕴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于丹丹

校对 李海慧

编辑 : 陶善工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name : dynamicData.event_info.title_short}}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desc : dynamicData.event_info.brief}}
{{dynamicData.sub_info ? '+ 关注' : '+ 追踪'}}
文章未发布,请后台刷新重置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