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布文章,仅支持15分钟预览

专访《星汉灿烂》作者关心则乱:“知否”珠玉在前,有期待有压力

{{sourceReset(detailData.source)}} 紫牛新闻

{{item.reporter_name}}

{{item.tag}}

+ 关注

“有些人用童年治愈一生,有些人需要用一生治愈童年。我的女主比较幸运,遇到了许多很好很好的人,青年时代就得以治愈了童年。虽然历尽磨难,但她重新发现了世界,重新认识了自己,最终学会了与‘自己和世界’和解。希望所有童年有憾的孩子,都能获得治愈。”

——《星汉灿烂》作者关心则乱

近日,电视剧《星汉灿烂》热播,跳脱欢快的剧情令许多观众直呼“太上头”。上一秒大家还在为舍身守护百姓的白发老县令哭得死去活来,下一秒又被女主三叔遇事吓得连晕三次、高呼“舜华、嫋嫋,我来迟了”的傻样逗得捧腹大笑。女主角嫋嫋更是让人有一种“无痛当妈”的感觉,“一户一嫋”“互联网嫋妈”等话题频频登上热搜。

如此鬼马精灵的故事线背后,躲着一位自称是循规蹈矩女青年的作者,她叫关心则乱,喜欢将天马行空离奇古怪的故事,按照接地气的逻辑表达出来。

2018年,关心则乱所创作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被改编成电视剧播出,展现了古代礼教制度下的女性奋斗传奇,曾引起广泛讨论。此次归来,关心则乱仍然将创作视角落在了女性主义上,笔下嫋嫋是一名古代版的留守女孩,因战乱自幼被父母留在祖母身边,受尽委屈,长成了一种“小刺猬”的性格,待到父母功成回乡时,母女二人因巨大的隔阂难以融洽……

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关心则乱说,她不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作者,成绩好就好,不好就不好,最重要的是写出了自己想写的内容。“知否”珠玉在前,她有期待有压力,但也不强求结果,“如果能受到大家喜欢,那我很高兴,如果没多少人认同,那我就自娱自乐,把写作当成一项绿色环保的业余爱好就好了,这也是我最初在网上写作的目的。”

【记者与关心则乱的采访对话如下】

1.介不介意观众拿两部作品做比较?

不介意,这是读者的自由,只要不骂人不造谣不故意歪曲,评价是大家的自由。

2.星汉在撰写时,有没有想到它也会被拍成电视剧?

说没想到也太虚伪了,那个时候网文IP改编影视已经是很寻常的事了,我动笔不久编辑就跟我说了这个可能性。

3.两部作品被拍成剧,可以说是令很多网文作者羡慕的了,有没有什么可以向大家分享的写作小秘诀?

我个人觉得遵循本心比较重要,如果写出来的东西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似乎就失去了写作的初心,从这个角度来说,每位作者喜欢怎么写就怎么写好了,但我也理解不少年轻作者希望能取得更进一步成功的心愿,所以稍微提两句拙见,仅供大家参考。

首先,从我自己的经历出发,如果你写出来的东西希望被大多数的读者喜欢,那么你的审美和喜好就最好是大众的,与最多人数喜好保持一致。能做到雅俗共赏,南北同好,那就最好了。剩下来的,不过是锻炼写作技术而已。

4.你是怎么走向文学写作之路的?

就是小时候喜欢读小说,长大了喜欢自己写点小故事。之后,互联网大发展使得写作发表程序变得简单,于是就在网上试起水来了。

5.两部作品里面,你写的女主都有偏向于独立自强的性格,是为什么呢?和你自己的生活经历相关吗?

我是独生女,与许多同类型家庭一样,虽然父母未必是心甘情愿只生养一个女孩,但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父母自然而然是全力以赴,同时灌输许多自强自立的观念。“男孩将来什么工作都能找,女孩就不行了,所以女孩要比男孩更加努力学习”——我想,我应该不是唯一一个听到诸如此类观点的独生女吧。

所以,我往往比较欣赏那些比较有生存能力的女性。

6.有网友说,觉得《星汉灿烂》和《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有一点相似之处,能接受他们这样的评价吗?

当然能接受,还是那句话,只要不骂人不造谣不蓄意歪曲,怎么评论是读者的自由。

两本书有相似之处很正常,作者都是我嘛。记得有一位评论家说过,一位作家的所有小说通常都是他处女作的延伸完善与自我解构。

7.作品改编成影视剧时,你最不能接受的是哪一点?

这话题可能有点尴尬,但我还是说实话的比较好。和其他作者不大一样,我可能并不很介意作品被大幅度改编。

迄今为止,我最喜欢的一部武侠电影是徐克的《东方不败》,虽然电影的改编把原著金庸先生气得不行,作为金老先生的粉丝,我似乎应该“同仇敌忾”,但我私心而言,真的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电影虽然把原著的人物故事情节甚至系统结构来了个翻江倒海般的“胡说八道”,但我觉得这部电影最终呈现出来的那种淡泊洒脱傲视权势的气质,是符合《笑傲江湖》原作精髓的,所谓形不似而神似。甚至电影中的台词也成了流传数十年并不亚于原著的名言——退出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怎么退出?

我的意思是,我固然非常希望能遇上尊重原著的编剧,但倘若编剧秉持着自己的理念,决意在我小说的基础上重新二创,我也不会很反对,让结果来评判一切好了。我唯一反对甚至愤怒的,就是在改编过程中的自以为是与敷衍,既不肯好好阅读理解原著,又没有重建架构的本事,稀里糊涂乱写一气以图蒙混过关,最后成为群嘲。

万一遇上这种事,我一定会提前说好,“到时扑街了,我一定会甩锅的哟。”(^_-)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孙庆云

实习生 黄嘉怡

校对 盛媛媛

编辑 : 孙庆云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name : dynamicData.event_info.title_short}}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desc : dynamicData.event_info.brief}}
{{dynamicData.sub_info ? '+ 关注' : '+ 追踪'}}
文章未发布,请后台刷新重置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