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日志|愿以我一头秀发换武汉一城安康

紫牛新闻

时间:11月13日

地点: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人物:苏大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缪小浪

2月9日凌晨,接到支援武汉的消息,脑袋有点懵,却不意外,我就是有种预感,我觉得这次会是我去,起床简单收拾行李,六点多去医院集合,准备去湖北的各项事宜。科室的姐妹们都已早早到了,在帮忙准备物资,科室的黄建安主任和医院其他的领导也早早来看我们,尽最大可能提供物资,护士长张蓓蕾老师为我们准备生活用品。时间仓促,这次我们从苏南硕放机场出发飞往武汉,瞬间感觉肩上的责任沉甸甸的。

感控事关你我   排班当做表率

主管护师缪小浪和同事们在一起

2月10日,这是我来武汉的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开始整理行李和做好消毒工作,在疫区的每个小细节都决定了抗疫成败的关键,外面紫外线灯已经买不到了,还好我们自己从医院一路抱过来一个紫外线灯,便把行李全部集中运到一个房间里,集体消毒,然后用酒精擦拭。

以前开玩笑总说自己在“搬砖”,现在真的开始搬了才知不易,感觉手臂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早,领队郭强主任、钱红英护士长已经去医院开会准备病房接收病人,中午接到通知,当天晚上就要开始正式收治病人了,时间紧任务重,我们不得不加快速度。下午我们先去医院接受感控的培训,然后回酒店培训防护服的穿脱流程,为进入ICU做最后的准备工作。回到房间,发现房间布局相对感控要求不是很合理,我知道,感控问题事关每一个人,事关我们战疫成功与否,必须重视!

等到排班时,护士长钱老师说,我们苏大附一院应当做表率,今天晚上的班,我们苏大附一院先上!此次,苏大附一院护理组一共十个人,我们先试行6小时工作制,钱老师给我们安排成三个组,这样可以顶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我是夜班组,凌晨三点接班到早晨九点下班,两点多我跟组员们一起到医院,开始穿防护服,一套流程下来得二三十分钟,要不断测试口罩的密闭性,钱老师一直没睡觉,这个点还在我们身边帮忙,她一个一个检查,一个一个嘱托,一定要正确穿戴,一定要密闭性过关,我们才能进去病房。有点泄气的是,我这张本来平时引以为傲的锥子脸,这个时候却不那么“友好”了,口罩密闭性测试一直不过关,到后来我都有点灰心了,钱老师一直鼓励我,在我身边帮忙想办法,最终成功,由于压得很厉害,所以等上完班出来之后,我的脸部压痕很明显。

进入病房后,才感觉到这身装备真的很闷,明显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有时张口呼吸,自我调整后,才会好一些。可是才坚持了三个小时,就觉得衣服湿了,我们只能通过冰袋降温,也相对降低氧耗。接班后,先看病人,熟悉床位,了解大致病情,完成本班工作。通过上一班的努力,我们病房现在已经收治14位病人。有一位老奶奶,相对较重,我们重点关注她,好在她生命体征基本平稳,也未发烧。倒是我们自身越到后面越觉得难受,有同事坚持不住,胸闷,恶心,我们鼓励她,让她先去休息一会,就这样互相帮助着,我们的第一个夜班过去了。

感控一直是我们这个疫情防控的重点所在,其中脱防护服又是重中之重,我们每个班都会有一个感控护士或者医生,大家互相监督指导脱防护服,保证院感的落实。等我回到宾馆已经是10点半,洗澡半小时,吃早饭,做完房间的消毒擦洗工作已经到14点,15点接着去参加穿脱防护服的培训考核工作,后来又接到通知去医院开会,讨论相关事宜。

救死扶伤是本职   儿赴“疫”线母担忧

主管护师缪小浪


2月12日,今天是我来武汉的第四天,也是我们改6个小时制为4个小时制的第一天,调整排班后,我们苏大附一院的小伙伴今天一起上班,病人还在陆续收治中,我们这个班一共要接收5个病人,钱老师说,出于节约物资和人力考虑,我们分组管理,我们护理组一共9个人,先是5个人进入病房,其他在外面清洁区工作,如果有人吃不消或者比较忙,清洁区的同事可以进去支援,有了前面穿脱防护服的经验,今天就熟练多了。

救死扶伤本是我们医护工作者的职责,虽然我还不是党员,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作为护士应该做的,而且,在这一路上,身边的李锐书记及很多党员都给了我榜样的力量!晚上跟姐姐视频,说到妈妈知道消息后在家哭了好几次,其实我来武汉支援是瞒着妈妈、瞒着家里的,一是由于接到任务的时间在半夜,妈妈肯定已经休息了,二是来到武汉后一直比较忙,第二天开始正式进入病房,每次时间都不凑巧,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妈妈说,她年纪大了,快七十岁的老人了,怕她担心。姐姐说,妈妈自从知道我来了武汉之后,好多年不看电视的她竟然天天看电视关注消息了。农村的老人,不识字,听普通话都勉强,本身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只因家中有游子,妈妈变了,妈妈辛苦了。明天,我要给妈妈打电话!

写下入党申请书   剪短秀发换安康

剪去一头秀发

2月13日早上醒来先给妈妈打电话,给她报平安,妈妈很平静,就是舍不得我,千叮咛万嘱咐,要我好好保护自己。我强颜欢笑,哄她说没事没事,不危险,她竟然说:“他们都骗我说你不在武汉在其它地方,我知道你在武汉,武汉最危险,你一定要小心!”其实她哪里懂武汉在哪里啊,只是因我在武汉!忍不住眼泪就下来了,匆忙挂了电话,准备起床去做房间消毒了。

今天,我还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庄重地写下了入党申请书。今日我也愿以我一头秀发换武汉一城安康!本来出发之前就要理发,只因时间仓促,没有成行,到了武汉后第二天就要上班,一直都没有时间。长头发对于穿脱防护服和消毒始终不方便,昨天早上其实我都自己下手理发了,没有工具只有个小剪刀,薅了半天薅了这么半截。还好,今天终于约到志愿者给我理发啦!紫牛新闻记者 张毕荣

编辑 : 郭凤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