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布文章,仅支持15分钟预览

蔡蔡在疫线|“见到剪短发的你,想起高一的班会”……援黄石20天,连云港女护士收到老公一封动人的情书

{{sourceReset(detailData.source)}}

“老婆,你好:谈恋爱的时候用邮件、信纸给你写过情书,结婚以后就没写过,好像连情话都很少。我是一个不擅于情感表达的人,但我会把重要时刻记录下来。”江苏援黄石医疗支援队队员、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主管护师张洁意外收到老公的一封“家书”,语言平实情感真挚。“他很少说漂亮话,或送特别的礼物,但对我的好是点点滴滴的。”张洁说读着这封信,她流泪了。

张洁在阳新县人医院隔离病房

“见到短发的你,想起高一的班会”

2月10日傍晚,张洁接到援湖北黄石的紧急通知。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出发,张洁给先生王祥发了短信,请他帮忙准备出差的物品。王祥准备完物品后赶去与张洁汇合,他在“家书”中详细记录了当时的场景。“见到正在理发的你,男孩子般的短发,仿佛回到了高一的第一次班会上:‘大家好,我叫张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还清楚记得那时我心跳加速的感觉。”一个小细节,透露了王祥对妻子真挚的感情。

张洁告诉记者,她和丈夫王祥缘分颇深,两人是连云港灌云高级中学的同学。王祥是典型的理科男,话很少,高中时两人几乎没说过话,“我个子小小的,他很高大,两个人常常隔得很远。”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2003年,张洁考入南京医科大学护理学专业。当时她并不知晓王祥的去向。“寒假回连云港,南医大的校友要组队参加社会实践,我这才知道王祥也考上了南医大,他读的是公共卫生管理专业。”两人这才有了慢慢熟悉了解彼此的机会。大学毕业后,张洁回到连云港,王祥一度南下广州。“他是为了我回到连云港。”2012年两人结婚,儿子6岁了,一家人幸福美满。张洁说,结婚多年,老公很少买礼物或说好听的话,“他对我的好是实实在在的。就像多年前我们一起实习的时候,听到我没吃晚饭,他一股脑把身边所有好吃的拎过来。”

张洁在阳新县人医院隔离病房

“不敢打扰你,我熬黑了眼圈”

抵达黄石后,张洁和来自连云港、徐州、淮安、泰州、盐城五市的62名医护人员组成了江苏省对口支援阳新县医疗队,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李小民担任医疗队总指挥。医疗队接管了阳新县人民医院ICU,张洁担任ICU的护士长。

王祥得知妻子的最终支援的目的地是黄石阳新,他将手机城市天气添加了“黄石”,寻找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关注了“黄石发布”、“阳新新阳网”、“今日阳新”、“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港城365”,时刻关注着阳新的疫情信息、连云港支援黄石医疗队的情况。这些举动,张洁并不知晓。“在黄石每天都很忙,和家人联系得少。”

王祥在家书中这样写道: “知道你在黄石抗战疫情,不便接听电话或看信息,每天等着你给我发消息或视频,晚上睡眠很差,同事说我黑眼圈很深,觉得我们隔得很远,从来没有过的遥远。”王祥告诉记者,工作之余忍不住关注黄石的消息,担心妻子忙碌不敢打扰。夜深人静时,他用文字记录下对妻子的思念。

张洁说,在阳新的工作虽然辛苦,却有着满满的幸福感。“刚接手时,ICU里住着阳新县病情最危重的15位患者。经过医疗队的精心的诊治,这一批患者逐渐康复出院,或转出了ICU。”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因缺氧而情绪烦恼的患者,“刚开始无法沟通,患者拒绝治疗。数次尝试后,我慢慢打开对方的心扉。这名患者已经康复出院了。”还有一名女患者,每次交流时,她都把脸别到一旁,“她跟我说,让我们离她远一点,不要被感染上。”在隔离病区,张洁常常被患者的善意感动着。

“短短20天,有太多的感触想和先生分享。等疫情结束,相聚时再好好诉说吧。”张洁说。

张洁与丈夫王祥

附:

连云港市支援黄石医疗队张洁的家书

老婆,你好:

谈恋爱的时候用邮件、信纸给你写过情书,结婚以后就没在写过,好像连情话都很少。我是一个不善于情感表达的人,但我会把重要时刻记录下来:

2月10日

18:19,收到你的短信:下班赶快回家!我纳闷便拨打你电话,给挂掉了。

18:25,微信上发了张图片,上面是物品清单,附了一句:通知了,我去武汉黄石。我立即去超市,对着清单准备,想象着我出差、住宿会用到的生活用品,是否有遗漏。东西准备完去医院找你,医院有那么多关心你的同事也给你准备了很多必需品,水果、零食、水杯都有,突然很想对这些人说声“谢谢”!不知不觉已经到11日凌晨了。0:28,见到正在理发的你,男孩子般的短发,仿佛回到了高一的第一次班会上:“大家好,我叫张洁。”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还清楚记得那时我心跳加速的感觉。

2月11日

7:00,开车送你去新院区,恨不得行李我一个人都提了,你空着手跟着就好,一路无语。到了新院区,我们到的早了,在停车场等着。一会你下车找人去了,我在车里烦躁不安,一会呼我拿行李过去,一会跟着你们到院门口看着你们各种合影,我偷偷的拍了几张照片,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偷偷的拍!

突然有个人问我:“你是来送人的么?你老婆么?舍得不?”“这种时候,不舍得也得舍得,国家需要的时候不会犹豫的!”

尔后看着你和同事在聊天,在拥抱,突然间觉得不知所措,在这觉得很尴尬,但就是想多看看你,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一直等到你们的车出发再离开。想了一会,还是和你打个招呼就去上班吧,到你面前了却说不出话来,摸摸你的头,挥挥手,转身离开。在去停车场的路上,我哭了,泪水默默的流淌,还好戴着眼镜、口罩,当然也无人关注到我。

得知你最终目的地是黄石阳新,我将手机城市天气添加了“黄石”,寻找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关注了“黄石发布”、“阳新新阳网”、“今日阳新”、“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港城365”,时刻关注着阳新的疫情信息、连云港支援黄石医疗队的情况,之前我是比较反感添加微信新闻类公众号的。

你援鄂以后,从没有过这么落寞,知道你在黄石抗战疫情,不便接听电话或看信息,每天等着你给我发消息或视频,晚上睡眠很差,同事说我黑眼圈很深,觉得我们隔得很远,从来没有过的遥远。

今天是29号了,你去了20天了,我们从没分开过这么久,其实你之前调去灌南2个月,我也没觉得有这么久。说这话的时候有点难为情,我在电视上看到一对被确诊的老夫妇,手机视频:老太太给老头子打气,相互关心,还对着记者说从没分开过这么久,真的很甜蜜。

很多话当面我说不出口,所以分享我的两次日记,以表我的思恋之情。好好照顾自己,盼着你早日平安凯旋。

爱你的老公

2020年2月29日

新华报业赴黄石采访组记者  蔡蕴琦 陈月飞 胡安静 万程鹏

编辑 : 潘政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name : dynamicData.event_info.title_short}}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desc : dynamicData.event_info.brief}}
{{dynamicData.sub_info ? '+ 关注' : '+ 追踪'}}
{{item.reporter_name}}

{{item.tag}}

+ 关注
文章未发布,请后台刷新重置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