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发布文章,仅支持15分钟预览

【紫牛头条】你从没见过的奇幻微观世界,被这个姑娘打开了

{{sourceReset(detailData.source)}}

近日,一位90后女孩,因拍摄微观菌类的视频在网络上走红,视频记录下一个神奇的微观世界,原本肉眼不能看见的菌类生长的细微变化,在女孩的镜头里一一呈现,色彩靓丽,菌类生长的过程可爱、神秘、充满生命的张力。看完视频,网友惊呼:太神奇了!这完全是不一样的奇幻世界!10月24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她,了解女孩拍摄过程中的有趣故事,揭开微观菌生长背后的秘密。

因为热爱

她开启拍摄微观菌类的大门

来自湖南的90后女孩周晴烽,毕业于湖南中南大学药学专业。毕业后她在上海的一家医药公司从事研发工作,业余爱好是拍摄微观菌类。她用延时镜头拍下微观菌生长的过程,镜头里,形态各异的菌类呈现着奇妙的生长形态,可爱神秘,释放着无穷的生命张力。这些视频迅速在网上走红,周晴烽也因此积累了一定数量的粉丝,成为微博和B站上的知名科普达人。

周晴烽常常去山里拍摄菌类

目前周晴烽居住在上海,她说自己在湖南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利用空余时间拍摄动植物。毕业后来到上海工作,因为偶然的拍摄,接触到了微观菌的世界。“我最开始是拍鸟,之后就对照片有了更高的要求,知道了长焦相机接一个放大镜就能变成微距相机,用微距相机能拍摄清楚很小的昆虫,看清它们的结构。也是在一次拍摄昆虫的过程中,我留意到菌的形态更多,也更微小,拍出来会更有意思。”

周晴烽拍摄的须霉

周晴烽说,从2014年开始,她几乎只拍微小的菌了。刚开始拍摄照片比较多,2016年才开始拍摄视频。“当年我在网上详细地查询过,觉得国内很少有人做这个微观菌的拍摄,我就尝试了一下。第一个视频拍摄的是黏菌的生长过程,但是感觉拍得不是很好,等到拍摄第四个视频时,我才把视频放到社交网络上,没想到逐渐地,引起了很多志同道合的网友们的讨论与催更。”

一些菌是在野外寻找的

还有一些是自己养出来的

紫牛新闻记者在周晴烽的社交媒体上看到,目前她拍摄的菌种种类很丰富,拍摄角度也很新奇。那么这些菌类是从哪找的呢?视频又是怎么拍成的呢?

周晴烽说,自己拍摄的菌类,有些是她去山里草丛里采集的,有些是热心的网友寄给她的,还有些是自己在培养皿里养出来的。“我们一般会一个团队一起出发,大家都是摄影摄像爱好者,有的喜欢拍昆虫,有的喜欢拍植物,我们就约着一起出去找寻素材,这样也安全一点。我会选择南方的城市,比如云南、广州等地,也不能去太远,有些菌在路上保存不好就会死掉。”

有些菌类是周晴烽在培养皿里养出来的

周晴烽向记者揭秘,自己拍摄的视频,绝大多数不是在野外拍摄的,而是把采集到的菌类带回家,在室内进行拍摄。“我在家里布置了一个实验室,有显微镜以及一些培养菌类的器皿,我还购置了两套拍摄装备,包括相机、微距镜头、云台等。”周晴烽说,因为有的菌生长过程很短,在野外拍反而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失败的概率会更大,而在室内拍摄,可操作性更强一点,自己可以全程追踪,根据具体的生长动态来微微调整镜头,保证更好的拍摄效果。“我大部分拍摄的视频都是选择长得比较快的菌类,大约要长一两天的时间,拍十几段素材。也有比较久的,短短几十秒视频,需要耗时十几天。”

周晴烽拍摄的弹球菌

“有些菌是我自己养出来的,比如说水玉霉、弹球菌、小皮伞……我在野外看到一个已经长大了的小皮伞,就把它带回来,给它挑一点干净的组织接种到培养基里面,等它长大一点再分离纯净的菌丝,就像食用菌栽培一样一步步操作,全程都要在无菌的环境里操作,培养出来后再拍摄。”因为以前学的是药学专业,又有在生物实验室待过的经历,所以操作显微镜、培养皿等对于周晴烽来说是比较熟悉的。“我最多的时候在家里养了有几十种,养一个菌至少要几个月时间,最长的我等了有一年多。但当几种菌同时培养的时候,就不会觉得时间很漫长了。”

拍摄需要耐心

失败率是成功率的两倍

周晴烽说拍摄的过程中,心情也会随着变化。“拍摄之前,我会担心也会焦躁,就怕哪个环节有疏漏。同时,有些带回来的附着在树叶上的菌有很多,我就会出现选择困难症,不知道要选择哪个拍,会感觉拍了一个就浪费了剩下的,导致自己的心情很不好。”

“但随着拍摄一点点按照原计划进行,我就会慢慢放松下来,到快成功的时候我会很紧张,随之而来的是激动,当终于拍摄完成之后,我又会恢复平静,感觉一个挑战完成了,我又要开始拍摄下一个了。”

周晴烽告诉记者,拍摄微观菌的失败率大约是成功率的两倍,硬盘里有好多好多失败的素材。一年时间成功拍出来的短视频也就十几个。“一般空气中湿度不合适,就会影响菌类的生长,或者菌附着的木头太薄了,导致菌生长过程中营养不够,长着长着就没了;又或者是菌在生长的过程里,被忽然而来的虫子叼走了;也有的菌会长着长着长歪了,长到我镜头焦点以外去了。”

周晴烽拍摄的水玉霉

夏天拍摄会比冬天拍摄的成功率高很多,因为空气湿度比较高。周晴烽说,自己拍出经验后,遇到比较常见的菌类拍摄,就把拍摄器材架在那边,不会全程盯着看。而拍摄罕见菌类的时候,自己会在一旁看着。“比如粉瘤菌、水玉霉、发网菌等,我比较喜欢的,就会一晚上都守着它,每隔半个小时微调下镜头的焦距。”

周晴烽拍摄的发网菌

每年要拍二三十万张照片

未来还有无数东西可拍

周晴烽告诉记者,以前是一边上班一边坚持自己的业余爱好拍摄微观菌,后来慢慢地在微博、B站上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就有客户找过来让她拍摄纪录片。“今年活越来越多,我有点忙不过来了,就辞职专职做视频拍摄了。”

周晴烽说,从2016年开始,每个月大约要拍10次,每次拍2000张左右,一个月就有约两万张,一年能拍二三十万张照片。“因为延时摄影就是由一张张照片组成的,所以一年要拍的照片真的很多。”

周晴烽目前是一名专职视频拍摄博主

“现在的生活比起朝九晚五上班的时候更为自在,时间可以自己安排,自由度更高,并且是做自己喜爱的事情,因为热爱,每完成一个视频作品,更多的是欣喜与开心。”

对于自己拍摄这些微小菌物的价值以及未来的规划,周晴烽笑着说:“微小菌物的结构特别精巧,很漂亮。肉眼看不清它们,拍出来却非常奇特,很多菌物我在拍到之前从来没有在网络上看到过,所以它们也很神秘,拍摄微观菌物就给了我一种探秘的感觉,也让我收获了成就感。我在拍摄中也遇到了很多快乐,比如有一次我在山里看到一个叶片上长了很多菌,我正在拍的时候,旁边来了一位大爷围观,我就拿着叶片解释说上面有小蘑菇,他看不清,然后我就拍出来给他看,他看到后表情特别生动,一脸的难以置信,这就很有趣。并且我在拍摄过程中,会发现菌类的世界真的很大也很奇妙,我有源源不断的灵感和素材可以拍摄,我相信未来,我能拍到更多大家没有见过的东西,打开一个更神奇的世界。”

紫牛新闻记者|张冰晶

编辑|万惠娟

剪辑|万惠娟

主编|陈迪晨

图片来源 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编辑 : 万惠娟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name : dynamicData.event_info.title_short}} {{dynamicData.sub_info ? dynamicData.sub_info.subject_desc : dynamicData.event_info.brief}}
{{dynamicData.sub_info ? '+ 关注' : '+ 追踪'}}
{{item.reporter_name}}

{{item.tag}}

+ 关注
文章未发布,请后台刷新重置预览